www.402.com

当前位置:永利平台 > www.402.com > 秦岭主峰

秦岭主峰

来源:http://www.sheemc.com 作者:永利平台 时间:2019-06-23 04:57

在下板寺风景就已经相当漂亮了。

当然从南天门到我们的目的地铁树子下山还需要4个小时。而想要反过来上山的话,目测需要5-6个小时。其实,我感觉在这里写时间消耗是最苍白的,当时在那种虚弱,饥饿,口渴,高速下山的情况下,每分每秒都是一种折磨,不过好在没有高原反应的折磨。(下山后我还是头疼,我怀疑我脑子是不是涨坏了。后来考微波与天线的时候我确定,我脑子的确智商下降了!)

图片 1(这是一个仰视角度,所以攀爬的附着点还是很清晰的)

前奏结束,话不多说,我和@李政印挣扎的来到西安城西客运站。好吧,五一回宝鸡的人真多,汽车站等车2H后,登上了去眉县的城际高速

图片 2 这两张照片很有意思,当时我们翻过一个雪山得时候看到了这幅景象,我们当时都以为山顶插入云海的就是我们要攀登的太白山主峰。感觉目标就在眼前了,大家都拿出相机一阵拍照,参看红线标出的那幅照片。结果师傅跟我们说,最远处那个插入云层的山峰峰顶才是今晚上的终点——大文公庙。当时我们就崩溃了。图片 3图片 4

也许,这就是青春吧,青春是一种感觉,不需要问为什么。

图片 5

图片 6图片 7

而且师傅说,看着云层像是要下雪的样子,我们不能休息,下雪之前必须得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再之前的几张照片都是我们通往大文公庙时用手机随手拍的一些照片。仔细分辨的话能看出路,而两边的陡坡坡度真实接近70°,而道路的宽度正常也就只有华山南峰长空栈道那么宽,当时我上长空栈道的时候就觉得胆战心惊,十分危险。但人家长空栈道好歹还有保护钢索,就算没钢索,也有铁链子让你抓一抓,这条路当真是毫无保护措施,你的右手是山崖,左手就是死神。

于是开始了第二段噩梦之旅!!!!!!

日出的时候真的冻成狗了!!!据师傅说有零下十几度。早晨大家吃了一些饼干喝了点水,就又准备出发了,这个时候有塑料袋的人绝对是最幸福的人。换上新袜子,再套上塑料袋,穿上鞋。绝对满血满状态复活。在我们的再三请求下,师傅决定把我们送上拔仙台(师傅好人,么么哒!)。

后记: 过了几天才来写这个后记,主要是一直在恢复身体.而且最近还要上课,只能抽空闲得时间才能完成.其实对我最大的影响无非就是以后轻易不爬山了.特别是那些风险系数很高的雪山.引用政哥的一句话"这趟旅行.很爽!很刺激!很满足!但是很不开心.因为只要有一个人掉下去,谁都不好交待.最好是两个人都摔下去,反而简单了".

开始了我认为最噩梦的一段路程。

因为早上起来太冷了,实在不愿意穿着冰疙瘩出来看,就随手调了下对光拍了两张,构图不是很好。图片 8

到了大文公庙,我们终于算是找到了过夜的地方。大家纷纷上床取暖,只是膝盖以下全部都湿透了,冻上了冰渣,非常的难熬。由于劳累所有人都瘫痪在床上,单靠师傅给我们做一些热饭(我吃到了这辈子最好吃的酸菜面,

从玉泉湖下行就到了药王庙,药王庙往下走的时候海拔基本就不再变化了,感觉是在雪地上平行的行走,在远离太白山区,像是在东北的茫茫雪原上穿行,因为雾大看不到周围的边际,只能根据脚下的脚印判别该往哪走。就这么穿行大约1个半小时左右我们才走出了这片大雪原。图片 9

(这就是我之前说到的石海,我们是从石海的腰部横穿过去,从这个角度看看不到顶端,反身也看不到结束的边际,而且在这么陡的坡上能形成这么个景观,可以参考两边的树木生长方向。真是匪夷所思,也很震撼!)

而对我们所有人都产生的后遗症就是蜕皮了.返程当晚我们就觉得额头有些疼,也没在意.结果两天后额头就和海边晒太阳一样开始暴皮.蛋疼的是暴皮那天正好赶上我去拍运动会开幕式,还被笑宇他们耻笑了一番,仔细算一下,其实只有从大文公庙到大爷海那一段受到太阳的暴晒,足见山顶的阳光之毒.

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

从大文公庙去往拔仙台,要先到“大爷海”,“大爷海”是冰川时期留下来的一个天池,想要从大文公庙过去,就需要翻过我们之前看到的山峰,而且要在好几个山崖绝壁上穿行一个半小时才能到。第一个山峰的爬坡,一开始还感觉体力恢复的差不多,等爬到山顶,又TMD没劲了。感觉就和电池充电一样,全是虚电!而且问题又来了,除了昨天那些问题,今天又新增不少困难。比如因为大文公庙的补给不够,我们早上补充的能量非常有限,水源也剩的不多了。而继续往高海拔走,高原反应也越来越强烈,呼吸自然也不能跟昨天相比,缺氧问题更加严重。更蛋疼的是,早上太阳一出照在雪地上反射的阳光非常强烈,满眼金星,就和被人打了强闪光一样(因为太阳的问题留下了后遗症,后记会说到。)这时候,滑一跤那真的是呵呵了。好在时间不赶,给我们留出一定的休息时间,还算能苟延残喘一下。不过还算是有好消息,本来山上的雪应该是越来越厚的,但是经过昨晚上一冻,质地变得比较坚硬,走起来也好了很多,啥也不解释,直接上图!

图片 15

图片 16

第二天一早,天气放晴,我们7点多准备开始向山上出发,吃早饭的时候(山下还算便宜,不准备消耗准备好的物资)遇上了西京学院的小潘一行三人,于是我们结伴上山。

这两张照片是从小文公庙往我们来时的路拍摄的,在太白山石碑后面的高峰上,有一条很明显的白色雪线,那就是我们来时的路,这么看很明显,但是真正走上去时,因为视线受限,而山顶的云彩笼罩在行进的路线上。路不好看到(后来我们才知道这都是渣渣)。而且因为道路狭窄,两边都是坡度很陡的悬崖,脚下一滑或者踩空就会掉下去,好吧,如果你下去了,我们只能祝愿你身体硬朗,命如太白了。因为雪的厚度很深,脚里面灌满了雪水,脚趾头已经冻僵,而两只手因为扶着岩壁也被冻得不行。就这么趔趔趄趄走到了小文公庙,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快5点,整整走了两个多小时。

后来坐车去西京大学找小潘玩,发现它穿越后发的围脖被太白山和陕西省旅游局转发,浏览量突破6Q多次,也不断有人给他留言询问穿越太白山的情况.他也一直很乐意帮助有意向穿越太白山的驴友。很耐心的给别人解答。而且我们和师傅在太白山峰顶的合照已经洗好,准备邮寄走,送给师傅看。

再说一下路线:正常路线是坐车去宝鸡眉县,下车后包车去汤峪,那里有官方大巴车会直接送你上到下板寺,然后徒步攀登,选取时间下山。但是,汤峪上山的路被大水冲毁,直至今年9月底才能修复。现在想去的筒子们只能去另外一条线路——红河谷上山,从眉县包车到红河谷,然后就需要一直徒步走上去,走个5。6个小时左右,你就能走到人家坐车到得下板寺了。之后一样没区别。还有另外一条线路,是从西安周至的铁甲树上山,从太白山的北面爬上去,至于这条路,我们下山时候从这里走的,路途艰险也不好走。

图片 17图片 18

图片 19图片 20

从红河谷景区顺着非常好走的山路上行大约3.5H就能到红河谷景区尽头石海(跟我们下山时候看到的石海比还是个渣渣,后面会有照片)。

(该死的摄影师,把我们腿照的都那么短=。=,这里原本是个庙,前几年因为天火给烧光了,现在就剩残缺的地基。)

到了石海再上行3个小时,仍然是走这种小路,就能到下板寺了。像我们走得比较快也走了2个半小时。其实,这个时候体力已经消耗了很多了,一是走的时间比较长,路途比较远,二是,虽然坡度低,但也是活生生上了快八百米海拔了。后来在过了雪线大约一个小时以后。转过一个弯,就来到下板寺了。图片 21

可能是因为,青春的不甘吧,不甘心平静度日,不甘心年华逝去无所挂念,不甘心没能挑战过自己。

在上板寺我们休息的时候,遇到了此次旅行最关键的人物——我们俗称的“师傅”,他是当地的施工工人,与他聊天的过程中我们得知,他要往山上走,去往大文公庙给他的朋友送肉。这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不怕上面没路,有人带着怎么都好说。这给了我们继续往上走的小希望,而且大爷给我们传递出来很好的信息,到往大文公庙需要3个小时而已!!!这怎么听都非常有吸引力,近在眼前就能超过前面那一队人的进程怎么会不让人心驰神往呢!?在不断跟大爷套近乎中,大爷终于答应带我们上大文公庙。可是我却忽略了很关键的几个问题。穿着帆布鞋在中海拔还能应付,可是到了高海拔,危险地区,滑到了怎么办!?上去了才知道,滑一跤就有可能会要了我的命,而此时的我却毫无概念。而且大爷的三个小时,是山里人的时间概念,他们脚力好,对环境的适应性强。对我们来说却往往不是这样。可是,当时的脑子里却只有上去!上去!上去!的想法。想必大家也都理解那时的我。

图片 22

当然这一夜是非常难熬的,腿还是湿的,上厕所特别蛋疼,口渴的厉害,高原反应头更加疼了以外。还是对未来产生深深地担忧。因为从小文公庙走过来的这一路,让我们算是认识到了此番上山的凶险(这还是多亏老天保佑,没刮风,没下雪,赐我们一个师傅的情况下),当时趟在床上,头疼的我胡思乱想,一会只觉新疆神仙湾那帮驻边官兵真是太辛苦了。一会又想不能按时回学校会被导员批给处分。一会心里充满了对雪山的畏惧之情,一会又想到现在尴尬处境,进退维谷。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时的不安。而当晚师傅也带来一个好消息“有一批登山者是从周至走北坡上山,我们明天可以翻过拔仙台,跟他们会合,从北坡下山。那边的路会好走不少。”果然在我们吃面的时候,外面刮起来大风,吹得板房呼呼乱响,感觉要掀开房顶一般,而且又飘起来大雪,好在之前的急行军已经让我们安然到达了大文公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就在这迷迷糊糊中熬到了第二天五点钟。

图片 23

太白山位于秦岭山脉中段,宝鸡太白、眉县和西安周至的交界处,总面积56325公顷,主峰拔仙台海拔3767.2米,是中国大陆东半壁的最高名山(表示青藏高原什么的咱就不说了,初始海拔还没爬就3000了)。太白山是秦岭山脉主峰,秦岭是我国南,北气候分界线,也是长江、黄河两大水系的分水岭。它象一道高大宽厚的巨壁,阻挡着南来北往的气流,使南北气候有了产生明显的差异。太白山作为秦岭山脉的主峰,其自然地理条件就更为独特,它那高耸入云的雄伟气势,瞬息万变的气候神姿,自古以来就被人们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更为中外科学家和文人学士所向往。

再过这么几天,或许大家的生活就都恢复平常了吧,只剩我的左脚脚掌貌似伤到了骨头,站的稍久就隐隐疼痛的不行。哈~希望不会影响到足球赛,我们可是要拿冠军的队伍!

没有太多的犹豫,我们就开始爬了,下板寺到上板寺原本是有缆车开放的,乘坐缆车20min就能上去。图上标注天的位置就是天圆地方,而很深的白色线是缆车行进的线路,没有森林的覆盖所以特别显眼,而我们就只能在森林下面穿行。一直翻到天字左边的山头,因为没有路,基本上都是在手脚并用,攀着石块上去,帆布鞋这个地方就开始打滑了,因为背上背着10斤左右的物资(单反重量就得有4斤沉,而且最蛋疼的是,之前我把SD卡拿出来拷照片,忘了放回去,相当于白白背着个铁疙瘩上山,眼泪瞬间掉下来啊!还好西京的小潘多带了一张SD卡拯救我于水火),爬起来异常费劲。往往比较高的地方,脚下一滑就会摔了下来。这一段路正常没有雪的话要走一个半小时,我们爬的特别快,一个小时就爬上去了。当然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之高,将所有剩余的体力全部用尽了,到了上板寺,感觉比跑五公里还累。瘫在地上起不来了。

从小文公庙到大文公庙的道路还是一如之前,师傅在前面带路,我们紧跟着走,随着海拔的升高,很关键的问题来了。1.因为我穿的鞋子问题,整个鞋子被冻成了冰疙瘩,体力不支加上摩擦力不足,经常滑倒,每一次滑倒都要花费很大的体力去维持平衡,不摔下山崖去。而在道路选择上,我也只能一只脚踩在他们的脚印上,另外一只脚深埋在雪堆里,靠着雪堆那一点可怜的固定能力,让我不至于滑出路面。而我用那个登山棍往往在关键时刻,猛地往地上一插,才将身形稳住。2.随着海拔的升高,开始出现高原反应。一开始是头疼,我以为是冷风吹得,后来发现两个太阳穴血管突突往外拱,并伴随着打红霉素点滴那种疼痛感。让人走得很心烦,而高海拔缺氧问题也是致命的,我记得在陆军学院集训时,大队长说“别看我现在将军肚起来了,等你们跟我上青海演习的时候能跟住我走就不错了。”当时我们一群人都在底下忍着笑,觉得吹牛都吹到牛逼上了。现在才发现此言不虚。师傅在前面走,我们就很难跟住他的速度,我基本上一直是急促的大口呼吸,脚下的步子却迈的异常缓慢,我曾想一直深吸气调整呼吸,但是感觉却没有什么用处,肺却生疼。走到最后我感觉就是无意识的走,脑子已经不转了,只知道盯着地上前人的脚印,机械的卖着步子。3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天气问题。我现在想想,命大不过山上没刮大风,大家都知道山上风大,试想一下在我们那种情况下如果还有大风,风一吹,人一歪,风再吹,你就下去了。而我们爬的时候恰恰没有风,而且,云层离我们的距离还挺远,给我们没有增加多少难度。也算是万幸了。

有些登山小常识:1.无论你饿不饿,一定要及时补充能量,不论想不想吃下去,一定要逼自己咽下去。(你不会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能量耗尽的地步)2.无论你渴不渴,一定要定时补充水份(高海拔的雪地你感觉不到水分的流失,这个绝对真理!)。3.除非断水,不要轻易尝试去吃雪,带走的热量远比你吸收的水分来得多。4.要相信你的队友,即使他和猪一样,单人独行往往是葬身太白的前奏。5.珍爱生命远离乱走!!!死神就在你身边。6.不要觉得山上东西贵舍不得补充,好的战略储备是后期爬下去的资本(这一条大家往往容易忽略)。

中间这段路走的是异常的艰辛,感觉像是一直在跑漫漫无期的五公里最后几圈。随着光线的转暗,我们更加不敢离师傅过远。体能一直处于榨干耗尽的状态,甚至到最后离大文公庙不足100米的时候,我还需要坐下来休息5min,才能坚持完最后那几步。

图片 24(从上板寺开始,雪就这么深了)

当时到了山顶合完影已经时间到了9点钟,我们为了当天能赶到山下,必需得立刻动身。

图片 25

到这里我们的两天一夜穿越活动终于结束了。心情从一开始的兴奋到害怕后悔,到焦虑,到恐惧,到无所畏惧。最后终于坚持到最后,期间从早上7点一直走到晚上6点,第二天从早上5点走到晚上6点。我们最后在车上开玩笑,如果给你10W块钱你回不回再来一次,7个人答案出奇的肯定“再也不想过来了”。

在小文公庙我们又休整了大约30min(真是累得不行了,并且吃东西花费了很长的时间),中午的时候太阳光非常的好,可以从之前的照片看到,天气非常的晴朗,惠风和畅。而此时山上的光线已经变得非常的黯淡,云层也起来了。师傅,不由分说,让我们立即启程。我们也预感到一丝丝的不妙,大家即刻启程,继续往大文公庙进发。

后来我们在下板寺吃东西休息的时候,有一队学生从山上下来,跟我们说从下板寺到上板寺是基本被雪覆盖的山路,而从上板寺到小文公庙基本上也没路了,都被大雪给覆盖住。走起来非常危险。他们也只是走到小文公庙就没再前行了。学生终归是对学生有好感的,他们大方的将用过的登山棍给我们使用(现在那根登山棍还静静的躺在我的桌子底下,要没有这跟登山棍,未来什么的就不好说了),并与我们挥手告别,下山去了。

此时就已经可以看到巍峨的雪山了。

快穿行出这片雪原到达南天门的时候,我反正是走不动了,因为脚下太滑一直要平衡身体,加上摔倒了爬起来很累的好么。空腹急行4小时后,我已经到了极限,最后基本上是走二三十步就要休息一下,更恶心的是最后南天门在一个坡上,为了上那个坡,我就啥也不说了。

这篇日志是写给自己的,老太婆的缠脚布又臭又长肯定没人会看完。

看看西京同学这一副陶醉的模样,当时就觉得生活如此多娇了!!!!!

其实我们在上往下板寺的路上就已经有很多人往山下走。都是从下板寺下来的,不断的劝我们说“下板寺没路了,不能往上走了。我们装备这么齐全也没上去”

图片 26

其实,为什么要去爬太白山,为什么明知道情况恶劣还要上去。

先交代一下时间和花费。穿越时间是整整两天一夜,当然穿越的前一天你就需要来到山脚下做穿越准备。我们整趟行程从学校始至活着回学校人均花费500大洋。交通费大约150.门票住宿等硬性花费大约250RMB(如果是夏季人多的时候去,估计这个花费就要翻翻了,门票在山下,无论是从汤峪还是从红河谷都要花70块钱,LZ表示学生证不解释。正常到了太白山山顶还要再交一次钱,因为我们去的时候属于封山时期,卖票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如果你再脚力不好,坐坐缆车,包包车啥的,花费也就蹭蹭蹭的上去了。

冲往拔仙台的道路是师傅带着我们重新开拓的,拔仙台有一面是突出的石块构成的,我们就手脚并用,攀爬着石块往上走,上面这幅图片是拔仙台的全景,可以看到等会我们会从照片的右边直接沿着山脊爬到山顶。看似很好爬,实际上因为攀爬方式和缺氧,爬几步就要停一会休息一下。

图片 27

图片 28

而我们在上板寺遇到了从后面赶上来的两位西电学长(以后坐校车去老校区让他们请吃饭的),于是我们的队伍变成了7人小队。休整片刻、从上板寺开始跟着师傅走出发,一开始还是人工的阶梯。走起来就和爬楼梯一样,只不过都被雪覆盖了而已。到了天圆地方(就是之前我标注天的位置)我们就进入了真正的无路区,全靠师傅在前面带路,而我们紧跟着他的脚印,他踩哪我们踩哪。就这么亦步亦趋。走了接近2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赶到了小文公庙。图片 29

图片 30

当然,我们是从红河谷上至周至下完成了穿越秦岭之旅。(左边红圈是汤峪右边是红河谷,横线标注的是天圆地方,上板寺往上一丢丢)

但是,为了难以忘却的纪念,我要把这份经历,记在我最后的大学时光里。

图片 31

图片 32图片 33

接下来是日出时间!!!!!

到了南天门后,手机开始有信号。而从南天门后,道路就已经在雪线以下了。当然,雪路变成了泥路,我TMD摔得更多了。从南天门后的道路就类似于森林里面的山路了,只不过坡度非常陡,而且没有路,也是自己在石头之前寻找可以下脚的地方,有些实在下不了的地方会有人工的东西。

图片 34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登顶,不行得来一张合影。图片 35

再说一下准备物资。吃的东西一定是要准备好的,压缩饼干等类似占有空间和能量比非常高食物是要准备充足的,最起码要准备三顿量的。上山途中时刻保持有1L左右的水,因为很可能你不知道在哪里你就断水了。下山好说的很,很多远古冰川遗迹的天池都可以直接取水,反正我们喝着冰凉可口,味道甘甜,不拉肚子!!!穿的衣服,从我自身感觉,最好能是占空间小,保暖好的皮衣、登山服一类。总厚度参考你过年时的厚度。你会在夜晚和清晨发现带他们上山是多么的明智与值得。

在师傅的指引下,我们顺着去往周至的路前行。这一块路其实也不并好走。因为这一块并没有路,有的只是能通行的地方而已。你需要在山体之间寻找可以下行的地方。

图片 36

最后,如果是专业的驴友队伍,请自行跳过以上这些废话,因为我在大爷海看着你们那些各种设备,我就默默的泪了。

到了玉泉湖真的是弹尽粮绝了,我们的食物和饮用水都消耗完了,走到中午也只是早上吃的那一包方便面而已,水早就喝没了,没办法,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和天池里面的水,嘿!没想到,味道甘甜,口感冰凉,最后还没拉肚子。这一段路因为一直在下大雪,视线非常不好,可以从照片上看出能见度不足50米,因为下雪大家走的都很紧张,而下山的路全是石块,盖上积雪后,异常的滑溜,对我来说真是苦不堪言,摔得浑身是伤,但这里最好的是,即使你滑到了也不会有性命之忧,大不了,拍拍屁股,再攀着石头爬上来就是了,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心理慰藉。而且这一路海拔下降的非常快,因为我们能活着从山上下来了,心情大好。即使身体上虚弱得很,也丝毫影响不到速度。

-。-泪了啊!!!!)。

图片 37

最后,在下午6点左右,我们终于到达出口铁甲树。真心感觉就像《荒野求生》里面贝爷看见人类的感觉,虽然人家那是装的,但当时相当感同身受啊。

在这里我必须尤其指出!!!千万不要2B的穿帆布鞋上山。我就深受其苦,如果我当时跌落山崖,肯定是因为我的鞋子。最好能有登山靴,再差怎么也得防滑性能很好的旅游鞋。防滑非常关键,有多关键!和高考一样关键有木有,一辈子的事啊!!!

这里就是上板寺缆车的终点。我们在这里进行了休整。当然,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还是很愉悦的,能爬上来还是得好好看看风景的。

路上开了大约1.5H,到了眉县。包车去到红河谷,当天人品不好,赶上西安下中雨,到了红河谷已经下午4.5点了(眉县的草莓超级便宜又好吃!赶上我在烟台老家吃的草莓了),想往上爬已经很难了。而且下雨山路湿滑,危险得很(跟我们后来比,直接就是渣渣)。山里人跟我们说这么大的雨到山上肯定就是封山大雪了,然我们住下看情况再说。没办法,休息一晚吧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大学。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图片 38

这给我们产生了很大的疑惑,看了他们拍的照片证实,以后的路确实不好走。但是年轻的心往往是不会顾虑太多的。冲击雪山的兴奋和不上去的遗憾感充斥着我们,最后还是决定先爬到上板寺再看。

沿着这种小路,下行大约两个小时左右,途径二爷海,三爷海,到玉泉湖。

图片 39 大爷海是冻住的天池,之后再从周至下山的时候还有二爷海,三爷海,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美丽,只可惜后来下山过程中下大雪,很难看清全貌了,等到了玉泉湖的时候,那个天池真的是美丽,只不过因为大雾看不清全貌。我们在大爷海又进行了一番休整,最后向最高峰拔仙台冲刺,很搞笑的是,我们在大爷海休整的时候,眼看着山上有一群很厚的云彩,慢慢的飘过来,把我们给笼罩住,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图片 40

于是,经常奋不顾身,撞得头破血流。

图片 41图片 42

图片 43

本文由永利平台发布于www.402.com,转载请注明出处:秦岭主峰

关键词:

上一篇:若你死了

下一篇:没有了